返回

新闻详情

首页

普林斯顿中国籍教授访谈:美国名校如何录取中国学生?

对于很多人来说,想要进入美国顶级名校,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除了要求申请者有超于常人的成绩,还需要有很多重要的品质。

对于很多人来说,想要进入美国顶级名校,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除了要求申请者有超于常人的成绩,还需要有很多重要的品质。

曾经,我们了解到哈佛招生官眼中对申请者的品质要求标准是这样的:

标准一:人品(Integrity)

其实直译是正直的意思,这里也可以理解成成人品。也就是说,学校首先要看这个人的人品如何。这个需要从申请者的简历、课外活动、工作经历、参加过的学生活动以及别人的推荐信来判断。学校不光希望看到学生能够自己成功的,而且希望看到他能关心别人和社会。比如哈佛肯尼迪学院招生办主任马特·克莱蒙斯就说过,他在看申请者的时候,不光要看候选人是不是在不断努力提升自己,还要看他(她)是不是在这个过程中对别人和社会产生了积极影响。

标准二:梦想和激情(Dream & Passion)

现在我们越来越多谈中国梦,实际上美国人也喜欢谈梦想,比如美国梦,美国大学也不例外。美国大学特别是美国的顶尖大学可能比其他国家的学校更加重视文书的内容,你自己的兴趣、激情和梦想是什么?是什么促使你来选择这个专业和学校?完成学业后,它能够如何和你要实现的梦想联系起来?这些在你的文书中都要自圆其说。

补充一点关于文书的内容:一些学生的误区是:把那些看起来很牛、很高大上的经历或者奖项都一股脑儿放到文书或者简历中,其实关键是要能够证明你和要申请的学校和专业的相关性。比如,你如果想申请公共管理或者公共政策专业,那你需要突出写和公共领域相关的活动、参加过的项目或者做过的论文。如果列出的是那些在纯粹以盈利为目的的私人领域经历,比如投行的经历,你觉得很高大上,但实际可能起副作用。

标准三:胆量(Guts)

这就是所谓的硬条件。你是否有完成学业的学术能力?这个包括你的分数,比如:SAT、在学校的平均分GPA、英语考试成绩托福、GRE、GMAT等。当然,还有就是你是否在相关专业的研究成果和论文等。现在申请美国顶级名校竞争激烈,对于考分普遍较高的中国学生来说可能更是如此。

标准四:远见和洞察力(Vision & Insight)

马云在15年前看到电子商务在中国的潜力,可惜当时很多中国人都没看到,反倒是一个叫孙正义的日本人和一个美国的互联网公司雅虎看到了,他们现在可是阿里巴巴的大股东,看看今天他们的收益多么惊人。因此,不管是领导一个城市还是一个企业,远见不可或缺。

标准五:领导力(Leadership)

这个可能是哈佛比较强调的。当然,对于领导力的定义可以是多样的:学生会主席叫领导力,甘地或者马丁·路德金叫领导力,乔布斯或者马克·扎克伯格领导科技创新的极客(Geek)也叫领导力。

今天,我们从对一位普林斯顿大学的中国籍教授访谈中,来了解一下他们是如何录取中国学生的~

康教授:复旦大学毕业后赴美,杜克大学博士。现在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分子生物学系任终身教授。

曾获美国国癌症研究学会杰出贡献奖。

他负责本专业中国地区的招生工作,因此接触了形形色色的中国学生(其中绝大部分是清华、北大、复旦、中科大等国内知名学校的尖子生)。

以下是康教授接受《星期日邮报》的访谈:

康教授谈到:每个环节,都会有些佼佼者被淘汰。

关于申请材料

康教授这样说:

每年一月底,我会拿到所有申请普林斯顿生物分子系的中国学生的材料。

我们系要招收25名学生,其中会有4个中国学生的名额。我收到的申请大约有七八十份,然后从中挑出10-15名左右的“候选人”。

每份申请里都包括:本科各科成绩单、托福和GRE的考分、个人陈述以及推荐信。

我把成绩看做是定量材料,而个人陈述和推荐信是弹性材料。

每份材料我都看的很仔细,不过弹性部分会告诉我更多的信息。

问:“个人陈述”都些写什么呢?

康毅滨:就是说说你对分子生物学专业的看法,为什么要申请这个专业以及为什么要申请普林斯顿。

问:你看过几百份“个人陈述”,中国学生表现如何呢?

康毅滨:中国学生的GRE能考得很好,不过他们的“个人陈述”经常千篇一律,缺乏特点。我感觉很多人并不清楚为什么要来普林斯顿,或者过分要求完美,不敢展示真实的自己。

问:一份真实的“个人陈述”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康毅滨:我记得有个学生说他以前的专业是电子工程,后来才慢慢发现自己真正感兴趣的专业是生物。

然后不顾绝大多数人的反对转了系。由于基础薄弱,所以他读得比较吃力,但每一学期都会比上一学期进步一些。所以他愿意坚持下去。

这份“个人陈述”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因为这名学生展示出了他在寻找和实现梦想过程中的困惑和欣喜。

我们去年录取的一名女生,她在“陈述”中坦率地指出了母校在专业上的问题:她很遗憾本科四年没有接受更为全面的教育,个人陈述中带着对专业追求的渴望。

关于面试

康教授这样说:

二月初,我会对初选出来的人进行电话面试。虽然看不到对方,但从交谈中,也能判断出对方是什么样子的学生。大洋彼岸传来的声音,会告诉他对方是一个什么样的学生。

问:在电话里你都问他们什么问题?

康毅滨:我会考察英文口语能力、随机应变的能力,主要是请他们讲讲科研经历,介绍一下自己的背景状况之类。

问:接到电话面试的学生,会很紧张吧?

康毅滨:电话面试大约一个小时,45分钟说英语,15分钟用中文。

就算英语不是特别好,学生还可以用中文完整地表达自己。遗憾的是大部分中国学生会把它当成“考试”,而不是一个和我们沟通的机会,所以有些人会非常紧张,影响表达。

问:他们如何回答你的问题呢?

康毅滨:我能听的出来,有些学生会(她)事先在写好答案,在电话面试时照着念,或者是照着背。有些学生显然是提前排练了,回答得非常溜,好像在做演讲报告。但是内容呢?和我的问题关系不大。

问:他们留给你什么印象?

康毅滨:那些“答非所问”的学生,我的印象是可能没有做过真正独立的研究,也可能是不够自信。

我希望学生在这个环节能展现真实的自已,而不是一个刻意包装的、完美到失真的“加工成品”。

问:也许是没人有教育该如何应对这类面试,或者是他们不知道说实话就是最好的回答?

康毅滨:我们想要真正热爱科学且诚实的人。这有一个案例:去年申请快截止的那一刻,我收到了一份申请,条件挺好。我就给他打电话进行面试。

他很坦诚地告诉我说,他很早就进实验室了,工作也很努力,但不知道为什么,实验总不是很顺利。

他很清楚地描述了他在实验中遇到的问题,和为解决问题所作出的种种尝试。

表面上看,他的科研并不成功,但他认真、诚实、努力,这已经具备了一个科学家、一个人最重要的品质。

问:电话面试会决定录取结果吗?

康毅滨:不是的,电话面试结束后,我会在候选人中反复地掂量、比较。成绩的高低往往不是决定因素,我更在意从各种细节方面看到的非智力因素。

问:分数有多重要?

康毅滨:分数很重要,但不是绝对因素。

要知道申请普林斯顿的学生几乎都是国内名牌大学的尖子,经过高等教育选拔过的人,智力上来说差距并不大。我会仔细看每一门的成绩,但并不一定录取分数最高的。往往名和第七八名的实力并不相差太远。

录取与否,智力以外的因素很重要

康教授:

比如说我曾经录取了一个来自河南农村的学生,初中就在县城住校,吃过不少苦。即使在在电话和邮件里,你也能感觉到她很谦和。没有一些被宠惯的尖子生的趾高气昂。

不像有的学生那样自信到傲慢自负的程度,觉得自己不去普林斯顿就要去哈佛,一副唯我独尊的样子,很难给人留下好印象。

还有个学生,他会和老师“套瓷”,但不是恭维、拍马屁、套近乎,而是自己的确做过研究,对老师有真正的了解,提问很专业,很深入。这样的学生,不油嘴滑舌,并且给人一种认真负责,尊重机遇的感觉。

美国名校申请看重的是申请者的综合素质,另外,“真实”也是必不可少的重要品质。希望这篇文章能对各位有所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