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新闻详情

首页

波士顿大学永不停课

本文的“主角”——波士顿大学,在最令人头秃的雪季,作为全波屯的倔强王者,BU始终坚持最晚放假的优良传统,不愧是王者中的王者。今天这篇文章就来带大家看看在波士顿大学读书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本文的“主角”——波士顿大学,在最令人头秃的雪季,作为全波屯的倔强王者,BU始终坚持最晚放假的优良传统,不愧是王者中的王者。今天这篇文章就来带大家看看在波士顿大学读书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前阵子QS 2020美国大学排行榜疯狂刷屏朋友圈,Boston University校友集体狂欢:母校实力提升,就是自身实力的提升啊!

哪怕读研申到更好的学校,都忍不住跟风转发“BU踏进top 20”的大新闻,就差把“快看啊,老子本科读的可是top 21啊”写在公屏上。

QS用脚写排名的作风成功延续至美国大学榜上


那天我对着自己的转发,突如其来的怀念让自己都忍不住吐槽:看把你矫情得,不就是随随便便进步了20名吗?

别高兴太早,万一明年QS继续抽风,把我们带进了top 10呢

01

提到波士顿的学校,你想到了哪一所?

除了BU本校生,50%的人回答哈佛,50%的人喊出MIT。

BU?我不知道!

与城市同名,却被Charles River对岸的学霸拿捏得死死的,此真可为BU最大的尴尬。

自嘲时永远自信喊出“我不配拥有姓名”,但面对剩下的学校,又有种莫名的底气。甚至在和NEU同排名时期,都能为莫名的优越感到理不直气也壮。

在BU学生心里,波士顿只有3所大学:哈佛、MIT、我本校。

其他学校?我不知道!

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有一年波士顿疯狂暴风雪,全城停课,我们曾在单项上击败了所有同城大牛校:小朋友才放假回家,我们是——

地球不爆炸,我们不放假。

02

在最令人头秃的雪季,作为全波屯的倔强王者,BU坚持最晚放假的优良传统。没有冒着劈头盖脸的鹅毛大雪在共富大道上边赶去上课边被冻成冰棍,不配做一个BU Terrier。

从小在不下雪的南方城市长大,次看见银装素裹的校园,透过Warren Tower窗户望出去的晶莹雪花,如同经历了一场一见钟情。

我一头扎进雪里,旁边几个看我玩雪的北方人比我还开心。

但当我裹着大鹅从East穿行到West上课,每走一步都有雪粒砸在脸上,还有大风推着被迫后退,感觉像被人推着扇耳光,我不禁自问:

从年见到大雪还会冲到街上打雪仗,到大四一看到storm warning就原地坐禅,像极了爱情里卑微到尘埃的样子。


03

爱会消失,但春天总会回来。

波士顿的春天总是很美。Bay State Street上会有玉兰疯狂地盛开,一眼望去,铺天盖地的浪漫,配上日落时分的淡粉色晚霞,像是少女的亲吻朝你落下。

Mugar Library门口那些冬日冷清的树发出新芽,向进进出出的学弟妹发出好友邀请。

有人坐在大厅的钢琴处洋洋洒洒弹一首或舒缓或轻快的曲子,路过的时候自带BGM,真的有几分诗意。

随着天气回暖,每个晚风习习的夜晚,都有人在Charles River的小甲板聚集。

有人捧腹大笑,有情侣旁若无人地亲热,也有深夜无法入睡的人和朋友坐在河边发呆,河面上的落叶带起波光涟漪,路灯下偶尔还有鸭子咿呀咿呀路过。

怪不得人们在冬天分手,在春天复合。

04

波士顿的节奏很慢,校园里的行人也总带着点随意和懒散。就算赶着去上课,也很难看到有人真的撒开蹄子一路狂奔,显得太不气定神闲,失去了做一个BU人的从容。

这种从容,到最后会让你放弃精致,选择返璞归真。

当年还是freshman的时候,哪怕早8的课都坚持早起2小时化全妆。不同的outfit搭配不同的华而不实的包,抱着书上学都没问题。

出门上课,走在路上裙子飘起来,感觉自己在拍MV。从West走到East和迎面走来的朋友打招呼600次,言笑晏晏,50米的路能走俩小时。

3年后,选择放弃名媛生活,成为一个靠口罩和鸭舌帽行走江湖的大四老人,被更精致的学弟妹们打招呼时,都忍不住默默感叹一句“年轻真好”。

这样的BU待久了,来到纽约读研的时候,在万紫千红时尚男女中,我成为全课唯一一个坚持一身黑和鸭舌帽的女生,配上逢人必说的波士顿式Southie口音,画风尤其下沉。

05

但我说过,这叫返璞归真,因为见惯繁华,从此波澜不惊——

BU坐拥江景和中心地段,共富大道是我们的主场,管你Kenmore还是Fenway,Prudential还是Newbury,也就是下楼拿快递的距离。

相比起村校,无论吃喝剁手,BU选址堪称阳间极品,翘课不要太方便。

老实读书成了每个BU人的老大难,这也导致大批BU人为了不放弃学习,过上了阴间作息。

除此之外我想不到BU别的缺点,不接受反驳。

06

在校的时候,看学校每一处也觉得不过如此,无甚特别。

毕业后,也很少再细想这4年的时光。

不是不愿想起,而是不敢细想。

离开BU后,它在我心里永远是骄阳暖风和月朗星疏,是迈入红尘万丈前,我所得最后一处清净地。

我怀念Warren楼下插满烟蒂的no smoking标志,COM门前青绿如碧的草坪,以及每一扇推起来沉重的大门。

在读时很难体会到的爱校情结,在毕业后深刻得令人失语,成为每一次说出I graduate from BU时心里的一丝隐秘的骄傲,和遇到校友的任何场景下忍不住的会心一笑。

真希望我的BU真的是BUTINGKE University。

即使毕业再久,都想要回到BU,永不停课。